今日健康网
您当前的位置:今日健康网要闻正文

春节期间疫情未出现明显反弹,但关注睡眠健康的人增多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3-02-01 18:06:59

“春节假期,疫情未出现明显反弹,在整个流行过程中,未发现新的变异株,我国本轮疫情已近尾声。”最新一期的《China CDC weekly》(《中国疾病控制中心周报》)刊登的《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诊疗和监测数据概述》如此总结。

但这并不意味我们可以放松警惕了,结合全球新冠感染及应对经验,接下来我们除了要做好日常防护,更重要的是要提升免疫力来更好地应对。

多项研究及公开文献显示,增强免疫力,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就是有效睡眠,好睡眠。我一位同事阳康后一直气色不好,看起来很疲惫,但复工后他整个人都精神饱满、气色红润了,一问才知是好好关注了自己的睡眠健康,睡了个好觉!


此外,睡眠还和人的身心健康有非常多的关联。《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里就提到:“长期的睡眠不足会加大患心脑血管疾病、抑郁症、糖尿病和肥胖的风险,损害认知功能、记忆力和免疫系统”。


而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2022年刊登的《睡眠医学的新进展》中提到,研究团队进行了一项涵盖5万余人的调查,显示疫情期间约有30%的人饱受不同程度失眠问题的困扰。另一项调查显示疫情期间失眠问题新发率为13.6%。

《2022中国国民健康睡眠白皮书》调查数据也显示,受访人群中近3/4的人曾有睡眠困扰。

睡眠问题和睡眠健康正在被越来越多人关注,但其中有一类隐性的睡眠障碍经常被忽略,他们看似睡得很香,实际上睡眠质量很差,那就是爱打呼噜、白天总犯困的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患者(OSA,以下简称OSA)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诊疗方案(试行第十版)》中列出的重型/危重型高危人群外,越来越多研究发现,患有OSA的人群也会增加新冠重症的风险,并且ICU住院、需要机械通气以及死亡概率也会更高OSA对新冠的影响也受到了越来越多学者和专家关注,保健康、防重症的新阶段OSA患者健康管理也成了重要课题。

OSA及其表现

OSA是指因为睡觉的时候上气道部分塌陷,气流受到阻碍出现打呼噜和低通气、上气道完全塌陷出现呼吸暂停的睡眠呼吸疾病。

1.png

正常情况(左),OSA(右)

它的主要表现就是,鼾声大且不规律,晚上有窒息感或常憋醒、夜尿增多、睡眠紊乱,白天出现嗜睡,记忆力下降等。

OSA风险

OSA有很多危害,短期会出现白天嗜睡、头痛、记忆力减退,情绪波动等症状。长期来看,会诱发或加重三高、神经呼吸系统疾病、II型糖尿病、肥胖等慢性疾病。

OSA患者感染新冠后也容易重症,因为OSA和新冠拥有人群-重合的高危人群(如图)

肥胖高血压、糖尿病、长期吸烟重合之下会增加重症和死亡率的风险。

2.png

3.png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诊疗方案(试行第十版)》中列出的重型/危重型高危人群(上)对比OSA高危人群及特征(下)

除了人群共性,打呼噜、睡不好的OSA增加新冠重症风险还因为以下几个关键点:

1. 促炎症状态-重症危险信号

新冠由轻型向重型和危重型转变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在人体引起炎症因子风暴。

OSA患者因为片段化睡眠、反复的低氧再复氧、二氧化碳含量过高和交感神经兴奋,会出现全身炎症反应。

当OSA患者的身体长期处于慢性炎症状态,一旦感染新冠,双重作用下就会更容易促发炎症细胞因子风暴,最终就导致新冠病症加重。

新冠主要攻击肺部,在炎症因子风暴的影响下,大量的肺实质细胞受到损伤后就容易出现我们经常听到的“白肺”。

2. 新冠侵入人体的关键角色-ACE2受体

新冠病毒进入人体细胞,需要通过其表面的棘蛋白和人体细胞里的ACE2受体(血管紧张素转化酶)相结合才能进入,然后开始大量复制攻击。ACE2受体,是新冠病毒进入人体的一把关键钥匙,新冠病毒能不能侵入人体主要就看能否找到ACE2受体结合。

4.png

研究证实,OSA导致的睡眠片段和反复低氧会让醛固酮系统(RAAS)活性增强,这就会让OSA患者体内的ACE变得更活跃。

这种情况下,新冠病毒就更容易跟ACE2受体相结合,趁机攻入OSA患者体内,增加了OSA患者重症的风险。

3. OSA会引起低氧血症

OSA患者每晚发生频率不等的呼吸暂停和恢复呼吸,会造成其特有的慢性间歇性低氧和二氧化碳潴留。低氧血症对人体危害较大的是引发机体缺氧,可能引发各个脏器功能障碍,对生命产生威胁。因此,当二者同时发生,可能会导致缺氧恶化,增加重症或危重症风险。

4. OSA患者的破碎睡眠引起的免疫力降低

前面我们已经讲了睡眠的重要性,而OSA患者会因上气道反复地塌陷导致睡眠一直被打断,使正常睡眠结构遭到破坏。长期睡眠效率和质量低,对于人体的免疫系统是崩溃性的打击。


重视OSA并减少OSA的影响,保健康和好睡眠非常重要


OSA要早发现早干预,必要时使用家用睡眠呼吸机

如何判断自己是否患有OSA?大家可以通过下面这个STOP-Bang问卷做个简单的自测,看自己是否属于OSA的高危人群。超过3分的,建议去医院进行检查。

5.png

如果出现以上症状,但是仍不确定自己是否患有OSA,可以到医院做个多导睡眠监测(PSG)或者在家做专业居家睡眠监测。居家睡眠监测在国外应用已经很成熟,最近一年在国内的接受度也逐步提升。

发现问题要及时就医,一旦确诊,建议尽快进行调整和治疗,避免症状加重。一些常用的建议如下:

1. 控制危险因素:肥胖者进行减重,控制饮食和加强锻炼;戒烟戒酒,慎用镇静催眠药物。

2. 纠正病因-如果是因为疾病引起的,需要治疗基础病才能改善。

3. 调整体位-选择侧卧位睡眠,适当抬高枕头,必要时使用一些体位治疗设备。

4. 持续气道正压通气治疗(CPAP-CPAP是国内外的共识指南推荐的成人OSA患者首选和初始治疗手段,也就是常说的家用睡眠呼吸机,是一种安全无创的辅助呼吸方法。经过治疗,可以解除睡眠呼吸暂停,纠正睡眠期低氧,改善睡眠结构,提高睡眠质量和生活质量,降低OSA的相关合并症发生率和病死率。

家用睡眠呼吸机-瑞思迈

瑞思迈有超过33年历史,作为睡眠健康创导者,改善了1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2亿人的生活质量,并减少了慢性疾病的影响。瑞思迈提供全方位睡眠解决方案,并有诸多优势:

1. 技术和品牌多年沉淀,耐用、效果好并且有保障。瑞思迈成立于1989年,是第一家专注于家庭睡眠呼吸通气治疗的制造商,产品技术和算法经过30余年沉淀与临床考验,成熟可靠。

2. 有更好的舒适度。能够坚持使用家用睡眠呼吸机才能带来更好的预后,这离不开在舒适方面的优化和研发。瑞思迈家用睡眠呼吸机有智能软式响应技术,能基于AutoSet算法,智能识别轻度呼吸阻塞事件,舒缓升压,减轻对睡眠的干扰,特别适合睡眠敏感人群。瑞思迈的智能温控技术,加温管路自带独有的超灵敏环境探测器,能根据环境温度自动调整温湿度,使进入鼻腔的空气湿润又不会冷凝水滴,在保证舒适度的同时,避免引起冷凝水倒灌导致的呛咳危险。此外,瑞思迈的设备还有一个贴心的设计,就是入睡起点监测,可减轻压力对入睡的影响,通过3个指标判断用户进入熟睡后,再自动进入有效治疗压力。

3. 针对个性化人群。瑞思迈家用睡眠呼吸机针对不同的人群,也进行了个性化的创新。比如针对经常出差,有中、重度OSA或合并其他基础疾病的人群,开发出AirMini的型号,其马达大小仅相当于一支口红,时尚便携;人机交互,智能物联,更简单易用。针对较轻睡眠呼吸障碍引起白天症状(比如疲倦、嗜睡、情绪改变等)影响工作、生活质量的人群(女性较多见),有独特的AutoSet for her模式的产品,提供更快响应和更精准、个性化的压力调节,能缓解及解决此类用户在治疗中容易发生不耐受的难题。

6.png

瑞思迈家用睡眠呼吸机AirMini

7.jpeg

瑞思迈家用睡眠呼吸机AirSense10 AutoSet for Her Plus C

4. 融合了数字化。瑞思迈家用睡眠呼吸机搭载了AirView云端远程数据管理平台,能自动筛选、快速干预、随访治疗问题用户,通过红绿灯图标快速了解用户近期治疗状况,进行患者管理,能让临床医生和服务商及时指导患者获得最佳治疗效果和依从性。

令人遗憾的是,根据《Lancet Respir Med》2019年“全球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患病率和负担的估计”报告显示,中国睡眠呼吸暂停患病人数居全球首位,达1.76亿,需要积极治疗者超过6000万。由于疾病认知不足和医院睡眠中心容量所限,我国OSA诊断率不足1%。很多人依旧不知道OSA和它的危害,更不了解OSA也可能增加新冠感染后的重症风险。

针对OSA的诊断,去医院做多导睡眠监测可能不方便、排队预约时间比较久,也可以选择瑞思迈居家睡眠监测(HST,通过连续3晚佩戴瑞思迈提供的睡眠监测指环,可以监测睡眠质量和相关数据,最终由专家远程出具睡眠数据解读报告并提供专业指导。

被误以为是“睡得香”的打呼噜真不是小事,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关注自身的睡眠和呼吸健康,做好健康管理,用满满的活力唤醒更好的自己。

最后,想要进一步了解睡眠健康和家用睡眠呼吸机,也可以通过下文方式找到瑞思迈。

8.png

官方网站:www.resmed.com.cn

客服热线:400-8106-016

参考文献

[1]成人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基层诊疗指南(2018年)[J].中华全科医师杂志,2019(01):21-29.

[2]中国医师协会睡眠医学专业委员会. 成人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多学科诊疗指南[J]. 中华医学杂志, 2018, 98(24):13.

[3] Hariyanto TI, Kurniawan A.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OSA) and outcomes from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pneumonia: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Sleep Med. 2021 Jun;82:47-53.

[4] Rögnvaldsson KG, Eyþórsson ES, Emilsson ÖI, Eysteinsdóttir B, Pálsson R, Gottfreðsson M, Guðmundsson G, Steingrímsson V.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is an independent risk factor for severe COVID-19: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Sleep. 2022 Mar 14;45(3):zsab272.

[5] 苏兵,宋岩,胡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下对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的管理策略[J].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21,44(08):741-745.

[6] Miller MA, Cappuccio FP. A systematic review of COVID-19 and obstructive sleep apnoea. Sleep Med Rev. 2021 Feb;55:101382.

[7] 何权瀛.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的病理生理变化及其临床意义[J] . 中华全科医师杂志,2019,18 (7): 700-702. DOI: 10.3760/cma.j.issn.1671-7368.2019.07.021

[8] 中华医学会呼吸分会睡眠呼吸障碍学组、中国医学装备协会呼吸病学装备技术专业委员会睡眠呼吸设备学组,成人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高危人群筛查与管理专家共识,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2022年8月第16卷第8期

[9] 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2022年7月第16卷第7期,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心身医学研究室《睡眠医学的新进展》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